滇池治理模式给流域治理带来的思考

2020年12月31日 15:09来源:未知手机版

谢郁萱,冰封王座1.24e,清纯生活照

流域治理是一个世界性难题,也是一项极为复杂的系统工程,而流域水安全又是国家生态安全的重要基础。因此,保障流域水安全、保护流域水生态,是我国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中的关键工作之一。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加快水污染防治,实施流域环境和近岸海域综合治理。”重点强调了流域水环境治理的重要性。

滇池一度是我国污染最严重的湖泊之一,它的环保治理,也一定程度上是我国流域治理工作的缩影。作为我国生态环境保护和水污染治理的标志性工程,滇池治理工作备受党中央、国务院和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九五”以来,一直把滇池作为国家重点治理的“三河三湖”之一。

11月3日,“滇池流域治理模式研讨会”上,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水专项京津冀板块负责人王凯军指出,自“九五”以来,我国开始实施“三河三湖”水污染防治方案。作为国家重点治理“三湖”中的难点,滇池治理成效显著。在“十三五”规划的收官和“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总结回顾滇池治理模式对我国流域治理工作来讲,是十分必要的。

25年治理之路,各项污染指标断崖式下降

今年1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考察滇池保护治理情况时肯定了滇池治理的成效。生态环境部水生态环境司巡视员郭鹏指出,国务院从“九五”期间就把滇池治理纳入到重点流域治理的重中之重。通过五个五年规划,25年的探索和治理,在党中央国务院关心指导下,在各个部门的倾力的指导下,在云南省和昆明市的大力治污下,滇池治理取得明显的成效。

依据“量水发展、以水定域”的原则,按照“科学治滇、系统治滇、集约治滇、依法治滇”的治理思路,昆明市全面实施了以环湖截污、外流域引水、入湖河道整治、农村面源污染治理、生态修复与建设、生态清淤“六大工程”为主线的综合治理体系,在“遏制增量污染”的同时“削减存量污染”。昆明还在滇池流域全面深化河长制,探索建立生态补偿机制,实施“一河一策”水质提升方案。从2017年起,滇池开始探索建立并全面推行滇池流域河道生态补偿。按照“谁达标、谁受益;谁超标、谁补偿”的原则。经过二十多年的治理,滇池水质企稳向好。

昆明滇池治理总顾问、北京科净源澳门赌场平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葛敬介绍,滇池治理的25年中,磷、氮、COD等指标都明显下降。他强调,特别是2016年以来,甚至呈现了断崖式的下降。

2016年,是实施滇池保护治理“十三五”规划的开局之年。这一年,昆明认真总结“十二五”滇池流域水污染防治工作,紧紧围绕湖泊水质改善,全面持续开展滇池流域的截污治污、河道整治、内源治理、生态修复等工作。2016年,滇池草海、外海水质全年由劣V类提升为V类,摘掉了“劣V类”帽子,是1995年以来水质最好的一年,在国家年度考核中,滇池流域水污染防治考核取得了72.7分的历史最好成绩。

2017年滇池全湖水质稳定保持在V类,25条入湖河道水质达标,滇池北部水域共发生中重度蓝藻水华17天,比上一年减少4天。

2018年,滇池水质成绩单再次刷新,全湖水质类别为Ⅳ类,与2017年同期相比水质改善明显,蓝藻水华程度明显减轻,全湖由重度水华向中度、轻度水华过渡。

昆明市滇池管理局总工程师余仕富告诉中国水网,2019年滇池全湖水质保持Ⅳ类,化学需氧量、总氮、总磷浓度较1995年分别下降53.6%、57.4%、78.2%。目前,昆明正在全力以赴打好滇池保护治理攻坚战,确保到2020年滇池水质达到国家考核目标。

滇池治理模式带来的启示

“治污如治病,病去如抽丝”。从滇池流域治理走过的25年历程,也可以看出流域治理任务的复杂和艰巨。

葛敬认为,一条河、一个湖、一个流域的治理,不能仅仅靠工程措施、技术措施,要真正解决河湖以及流域的综合治理问题,关键应该在管理体系的建立。

本文地址:/kejizhishi/71204.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