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昆明新闻网 > 昆明旅游 > 正文 >

他们与共和国同年岁 ——成都知青《青春彩云南》观后杂感

2019年11月12日 06:30来源:未知手机版

林志颖ps照,多瑙河流经的国家,深圳人才市场地址

前几天到成都出差,原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二师八团机务连拖拉机手伍崇建做东相约一聚。席间,原八团副政委、知青陈建送我一盒光盘《青春彩云南》。没空看,放在箱子里。

第二天,邓天雄创建的“相思南定河”QQ群管理员陈建、王定清、王竞平、常蜀曼、庄惠敏悉数到场,与邓天雄我们一道,去八团三营一连知青梁钰祥和王绍蓉夫妇在成都郊区开办的勐撒后寨;吴清蓉、钱采慧、朱小莓、沈忠仁、张家玉闻讯同往。在后寨,与梁钰祥、王绍蓉、王仕陆、别洪等见面,领略后寨风采。

回到昆明上班,中午呆在办公室,打开光盘,一看不可收拾。这是2014年6月6日,成都知青云南支边战友艺术团在锦城艺术宫的演出录相。边看边记录感受,看完,心绪难平,写下此文。

1971年4月赴云南生产建设兵团第二、第三师的成都知青,大多是1953或1954年出生的人。十七、八岁的年纪,在上山下乡的洪流中,成为兵团战士。今年,基本都退休了。60花甲致青春的文艺演出,是对已逝青春的回顾,也是对第二春的展望和鼓劲。组织一场知青演知青的文艺活动,也是对知青能力和水平的检验。

序曲是颇有1964年版音乐舞蹈史诗风范的舞蹈“东方红”,40名演员的葵花舞,表明已经走进花甲的知青们,在风风雨雨几十年人生感悟后,感情方向的进一步明朗和寄托。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激情岁月的“青春回望”

开场“队列舞”,鲜艳的八一军旗,引导九面红旗,猎猎入场!一面旗帜,写着一个团队的番号,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二师七、八、九团,三师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团悉数亮相。白衬衣,草绿军裤,就是那个时代的解放军战士形象。歌声嘹亮的“到边疆去、到艰苦的地方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让人立即回到激情燃烧的岁月。人人到边疆,个个都以为自己到了最艰苦的地方。这些年,因工作关系,我去过当年云南生产建设兵团的若干团营。比较下来,全云南建设兵团最艰苦的地方就是八团二营、三营。他们在滇西南的耿马县,在南定河下游东岸,在三类植胶区,开山挖带种橡胶。崇山峻岭,周围没有当地居民,到团部和一营的25公里自建土路,晴通雨阻。走路到团部,至少五小时。就在这里,二营三连开垦了世界海拔最高的生产性橡胶林,创造了一个世界纪录。真是磨难与机遇同在。

五十人大合唱“我们是农场新一代”,让人缅怀云南军垦人。1955年5月,解放军第四兵团第13、14军的四千多名复员军人在滇南滇西边境线上首创十个云南军垦农场;1970年3月,演变为建设兵团。继复员军人、昆明青年垦荒队员、湖南支边队员后,知青成为兵团的生力军和突击队。兵团新兵象复员老兵一样,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打起被包进山来。荒山是战场,山头是阵地;青春织林带,斗志筑长城。

十名扎着小辫,身穿蓝裤红衬衣,手舞割胶刀的兵团女工“割胶舞”,把追求理想的时代激情还原在舞台上。时代需要主旋律,时代需要正能量。当然,华丽的舞台也不否认岁月的艰辛与苦难。八团二营五连的阎兆兰,1976年创造个人年产干胶1.43吨的惊人纪录,但她深深记住的是繁重的劳动后,战友吃杂粮饭,把白米饭让给她吃的情节。真实的辛劳、辛酸并不影响知青奋斗的纪录和创业的光彩。

男声四重唱的内容安排令人叫绝。1978年改革开放序曲隐隐传来,进口的南斯拉夫电影《桥》轰动全国。那时候,欧洲电影除了阿尔巴尼亚的,中国人几乎不知道还有其它电影存在。“啊,朋友再见”的歌声,更令天天听文革歌曲生活的人们耳目一新。今天回首,它也成了知青即将告别兵团的先声。1979年,告别兵团;2014年,告别青春;用在今天的文艺演出,告别第一篇章。知青虽然告别了边疆,但如今的人们在滇西或滇南旅游,望着莽莽苍苍的胶林,“都说啊多么美丽的画。”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那已是生产力落后的封建社会时代留下的无奈感叹。重新站在第二春起跑线上的知青,在滇西的经典音乐“有一个美丽的地方”、川西的经典音乐“五彩云霞”的伴奏下,容光焕发,舞姿优雅,光彩照人。他们在回望,兵团留下的激情、斗志和爱情,在“化蝶”中陶醉;他们在总结,在“万泉河水”般的意境中,回味兵团知青独有的军民鱼水情怀,温馨今日的返乡重游。虽然很多演员的动作节奏感稍欠,力量减弱,但是,岁月的激情还在,人生依然豪迈。我想起八团当年有个芭蕾舞跳得很好的李隆英,也不知她在不在这些演员中。我相信,八团的知青,二师三师的知青,虽然青春已去,但他们前方的生活道路更加光辉灿烂,激发他们拥抱新的未来。不是吗,60岁已经出头的梁钰祥,还敢挑战年轻人的事业,获得了世界汽车越野拉力赛的奖牌。

本文地址:/kunminglvyou/28655.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