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昆明生活网 > 读书学习 > 正文 >

追记云南省迪庆州原人大常委会委员、迪庆军分区原副司令员龚曲此里(12)

2020年06月27日 23:11来源:未知手机版

食肉水怪,新三水,生死不离 成龙

那些日子,儿子建平一直守护在父亲身边。一个深夜,醒来的龚曲此里摸到了儿子脸上的泪痕。他叫醒儿子,平静地说,可不能让爷爷和妈妈看到你的眼泪,今后,他们需要你照顾,家里资助的那些学生也要靠你帮助了。

女儿龚雪琳哭喊着找到医生,说什么也要把自己的心和肺换给父亲。

妻子斯那拉姆的心都碎了。每天天不亮,她就朝远方的高原长跪,祈求高高的雪山保佑丈夫平安……

2009年1月23日,去世前两周。已戴上氧气面罩的龚曲此里连呼吸都十分困难。拉着前来探望的松赞林寺喇嘛扎里的手,龚曲此里一字一顿:“迪庆今天的……安宁和谐来之不易……一定要维护好……”

2009年2月4日,龚曲此里的病情再度恶化。新任迪庆军分区政委姚世忠来到了他的床前。龚曲此里艰难地张了张嘴,没能说出话来。妻子明白丈夫的眼神,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他清醒时写下的纸条:“你刚来,下乡时要多到寺庙走访……”

2009年2月5日下午5时许,龚曲此里再也没有醒来。

妻子含泪为又要回到高原的丈夫穿上崭新的军装。这是这位把建军节定为自己生日的赤子的心愿。

……

3天后,在漫天的雪花和无尽的泪水中,香格里拉张开怀抱,迎接龚曲此里魂归高原。

他太累了——静静地,静静地,两万多人的送葬队伍陪着他走上高高的山坡,生怕惊醒了刚刚熟睡的龚曲此里。

儿子龚建平和养子洛桑顿珠手捧父亲的遗像,徐徐转过身来——泪眼望去,那人流织就的“哈达”仿佛没有尽头。

一朵剔透的雪花,凝在龚曲此里定格的眉宇间。

那是香格里拉给她的骄子的最后的吻。

龚曲此里谢绝了组织的照顾。一双儿女,也随他在高原留了下来。

儿子建平学习成绩好。2002年春天,即将初中毕业的建平一心要上重点高中,以便将来考名牌大学。父亲却为他选择了昆明陆军学院的附属藏族中学。这意味着,建平将来也只能从军。

“你当了一辈子兵,落下一身的病,我为什么还要走你的路?”儿子不服。

“当兵怎么啦?没有共产党,没有解放军,哪有我们的今天?”

儿子被迫服从了父亲的决定,但心里的疙瘩并没有解开,学习成绩一落千丈。

那年暑假,父亲带着儿子来到边境线上的烈士陵园。

一排排墓碑宛如整齐的军阵,这里长眠着龚曲此里的战友。墓碑上,是一个个年轻得不能再年轻的名字。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本文地址:/dushuxuexi/5816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